粮农组织沙漠蝗防治行动:东非蝗虫激增已被控制,肯尼亚摆脱沙漠蝗

生态自然

访谈粮农组织东非抵御能力小组组长Cyril Ferrand和粮农组织驻肯尼亚代表Carla Mucavi

目前东非/肯尼亚的沙漠蝗情况如何? 

Cyril Ferrand:

东非目前非常平静。我们已经宣布整个区域的蝗灾已被扑灭,这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我们与政府密切合作,开展了大规模积极的蝗虫防治行动。其次,该区域正面临严重的旱情,这意味着沙漠蝗失去了有利的繁殖条件。这并不是说该区域的沙漠蝗已完全被消灭;粮农组织仍在跟踪监测。现在又回到了我们所说的沙漠蝗衰退期,这意味着它们仍然存在,但是已经得到控制,不会对该区域构成任何威胁—在肯尼亚、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根本不存在威胁。

Carla Mucavi:

在2019年和2020年连续遭遇两次侵袭之后,肯尼亚目前已经摆脱沙漠蝗。我们团结一致,控制了蝗虫入侵。此前70年在这个国家没有见到任何蝗虫,所以没有人准备好应对如此大规模的侵袭。粮农组织是唯一具备这方面专长和知识的联合国机构,能够应对沙漠蝗灾带来的挑战。我们能够调动必要的专门知识和资源,并提供及时的预报,在培训、监测、控制、喷洒杀虫剂等方面为肯尼亚提供帮助,同时尽量降低社区及其作物面临的风险。

虽然肯尼亚目前已经摆脱沙漠蝗,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松警惕。众所周知,沙漠蝗是一种不分国界的迁移性有害生物,我们必须保持警惕,继续做好监测和防治工作。

蝗虫是如何被控制的?粮农组织发挥了哪些作用?

Cyril Ferrand:

我们在一些国家面临的问题,特别是在那些不像肯尼亚这样处于前线的国家,是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威胁。可以想象,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保持能力来应对像肯尼亚这样70年不遇的冲击。只要参考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况就可以知道,世界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因为这样的异常情况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我们见到的情况有些类似:当很长时间没见过侵袭时,你的专业知识就会出现代际差距,并且很难投入资源来防备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还有其他优先事项相互竞争的情况下,比如干旱、洪水和其他冲击。

粮农组织所做的是为政府建立起最低限度的能力,以便他们开展调查和控制行动。我们已经对整个区域的3800人进行了培训,教会他们如何使用eLocust3等创新应用程序来识别和报告有关沙漠蝗的情况。我们帮助政府建立了国家蝗虫信息办公室来管理日常野外作业的数据。我们还购买了车辆和摩托车,让政府行动起来更加方便。我们采购了杀虫剂,为人们提供了包括口罩、手套、防护服和眼镜在内的安全防护用品。此外,我们还雇了一些飞机和直升机来提高监测和控制能力。

Carla Mucavi:

这是大家团结努力的结果,在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下,粮农组织进行了很好的协调。控制沙漠蝗是一项复杂的任务,此次蝗虫入侵规模巨大,确实需要大量资源。我们与国家政府、地方各级县以及社区和媒体密切协作,提高了对这种情况的认识。粮农组织必须对人们,尤其是青年人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如何使用eLocust3等新技术,以便报告蝗灾情况。 

肯尼亚政府在粮农组织的支持下,成功遏制了第一波和第二波沙漠蝗侵袭。粮农组织从18个捐助方那里筹集了约2400万美元资金,用于采购杀虫剂、车辆、喷药设备和促进人力资源工作。在业务方面,这些资金被用于推动调查和控制活动,并进一步用于支持生计恢复。到两波入侵结束时,共调查了1900万公顷土地,并对其中21.2万公顷进行了喷药(治理),还通过喷药保护了可能被侵袭的32万公顷土地。这些数据显示了粮农组织在拯救作物和挽救生命方面发挥的作用。控制措施避免了1.1万多公顷的作物损失,总价值约340万美元。因此,超过7.5万人每年的谷物需求得到了满足,近5500户家庭能够饲养牲畜和生产牛奶,从而改善膳食多样性和营养状况。 

东非的应对措施是否也涉及生计保护? 

Cyril Ferrand:

是的,我们回顾了应对2003-2005年西非蝗虫激增时的经验教训,其中一项建议就是不应只关注监测和控制,还应同时投资生计保护。过去,这些工作都是按顺序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但我们了解到,它们必须同时进行。畜牧区的缩减意味着可供五岁以下儿童食用的肉和奶也会减少。我们通过生计干预、分发动物饲料、种子以及向受影响人群提供现金补助,避免了营养不良的风险。现金投入对稳定生计非常重要,因为它为人们提供了购买粮食的手段,对那些失去作物的人而言尤其如此。  

沙漠蝗的激增是否存在规律?有无可能防止它们在未来发生?

Cyril Ferrand:

尽管许多人认为激增不具有周期性,但沙漠蝗灾总能卷土重来。因此,监测系统和早期行动至关重要。如果气候条件有利于沙漠蝗繁殖,并且各国不对相关地区进行调查,那么沙漠蝗就有繁殖和成倍增加的风险。调查越频繁,未被注意到的繁殖风险就越低。现在监测能力已经到位。所以,是的,有些地方并不缺乏监测能力,而是主要出于安全原因无法进行调查或控制,那么沙漠蝗在这些地方就可能卷土重来,例如也门和索马里的部分地区。

粮农组织的前瞻方法如何帮助避免严重的蝗灾和其他冲击?

Cyril Ferrand:

特别是在东非,无论是人为灾害还是自然灾害带来的冲击都无法避免—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常有冲突、流离失所和干旱情况发生,而南苏丹则经常出现水灾。我们看到粮食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这当然是全球性的。有一系列因素表明抵御能力建设至关重要,尤其是对农村人口而言,因为他们永远无法远离冲击。平均来说,在过去十年中,他们没有哪一年是完全未受冲击的。这意味着,如果你没有明确的抵御能力议程,不能以一种前瞻性的方式开展工作,那么人们受冲击影响的可能性就很高。

例如,如果你不保护牧民免受沙漠蝗或干旱的侵害,那么牧场就会遭到破坏,动物就会死亡。当牧民失去生产性资产时,这个人重新从事生产活动的可能性就接近于零。进行资产重组至少需要五年时间,而在这期间你可能会遭受另一次冲击。前瞻行动的目的正是要保护生计,并防止生产性资产的重大损失。

Carla Mucavi:

粮农组织确实帮助肯尼亚政府建立了现有能力,以便能够应对类似蝗虫入侵的再次发生。通过与政府密切合作,粮农组织得以搭建架构、发展能力、组织实地团队、调动资源,并推广持续培训和报告程序。气候变化的影响日益严重和密集,我们需要应对这一问题。减轻蝗灾的唯一方法是使用预警系统,它能让我们提前发现灾害并尽早采取行动。

目前非洲之角的旱情如何?

Cyril Ferrand:

干旱是发生在该地区的悲剧。这不是该地区第一次遭受旱灾。2011年,该地区经历了最严重的干旱之一,仅在索马里就有26万人死亡。当时我们认为预警没有用,现在已经得到教训了。后来在2016-2017年又发生了旱灾,当时国际社会仍处于上次失败的冲击之中。每个人都迅速做出了反应—所有的发展计划都重新确定了优先级,捐助方大规模响应。那时,我们避免了灾难。

这一次已经有了预警,所有警报系统都已启动并运行良好。肯尼亚于2021年9月宣布进入干旱紧急状态;索马里则在一年多以前,即2021年4月宣布了紧急状态。然而,由于供资不足,所以难以应对如此严重的危机。

影响是触目惊心的。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已有1500万人受到干旱的影响。漫长雨季已经过去85%的时间,但在该地区的降雨量仅达到正常降雨总量的50%。很明显,该地区正面临降雨量连续第四次低于平均值的状况。然而,乌克兰危机尚未对我们造成全面影响,这会在今年下半年到来,届时物价以及食品和化肥供应都将受影响。更糟的还在后面,由于所有冲击的累积效应,到今年年底,该地区面临的形式将非常严峻。

Carla Mucavi:

此前受沙漠蝗影响的各县,同样也遭遇了干旱。COVID-19疫情使该国情况雪上加霜。目前在肯尼亚的23个县中,有17个受到了影响。我们看到了农村社区所遭受的苦难。大多数牧民和农牧社区失去了资产、牲畜和生计。由于气候变化影响,这场严重干旱正在加剧。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有350万人受到了影响,如果情况不能改善,这个数字还会增加。我们粮农组织正与其他联合国机构一起应对这一紧急情况

粮农组织正在引进专业知识来拯救牲畜,因为牲畜是许多农村社区唯一的食物和收入来源。我们一直在为动物提供块状饲料和疫苗,并填补水窖。同时结合无条件的现金补助,为社区提供一些资源并使他们的饮食多样化。但这并不容易,尽管联合国已经为肯尼亚发出了多次呼吁,但目前的供资状况并不能有效应对该国干旱紧急情况。

来源:农粮组织 FAO

You can Submit Press Release on this site!

Copied title and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