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暂时击退了数量激增的沙漠蝗虫,但东非仍面临风险

与粮农组织东非抵御力小组组长Cyril Ferrand的访谈

东非沙漠蝗虫行动进展如何?

目前,粮农组织正在抗击第二代沙漠蝗虫。我们在一些国家取得了重大进展,特别是在肯尼亚,在肯尼亚2月份发生蝗灾的29个郡中,今天只有两个郡仍有沙漠蝗虫。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个数字将下降到一个郡,在三周之内,肯尼亚将完全摆脱大规模的蝗虫侵袭。我们取得了成功,但年底前蝗灾可能卷土重来,因此需要仔细和持续地开展监测。

不幸的是,埃塞俄比亚仍然在遭受第二代蝗虫的侵扰,而且部分地区还在遭受肯尼亚蝗群的再次侵扰。埃塞俄比亚也受到来自也门的新蝗群的威胁。该国做了大量工作,但不幸的是,这场防蝗战将持续到年底。在索马里,尽管存在安全问题,我们也在取得进展,但预计在北部会出现蝗群繁殖。我们预计苏丹和厄立特里亚西部也会出现夏季蝗虫繁殖。

我们知道,无法在短短几个月内击败全球范围内激增的沙漠蝗虫。当然,也门和西南亚的蝗情仍然令人关切,但我必须说,在东非,我们在整个区域取得了重大进展,最初东非的防治知识非常有限。一些受影响的国家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沙漠蝗虫了–在肯尼亚,已经有70年了。当然,仍有必要在整个区域建立监测和响应能力,以便在再次暴发灾情时做好准备。

沙漠蝗虫防治行动规模有多大?

数字每天都在变化,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开展监测和防治工作。但是从1月初到6月底,我们已经在60万公顷的土地上开展防治工作,对这个区域而言,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面积。

我们估计,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整个区域消灭了超过4000亿只蝗虫。那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意味着我们阻止了4000亿到5000亿只蝗虫破坏农作物和牧场。

新的蝗群带来了什么挑战?

挑战之一是沙漠蝗虫的高度迁徙性。我们需要非常灵活的运作,以便跟踪蝗群和蝗虫幼虫。由于蝗群每天可以飞行长达150公里,这就需要相应调集所有资产、农药、飞机、直升机、燃料以及在地面上进行观察和监视的团队。

挑战之二是沙漠蝗虫已经转移到了非常偏远的地区,扩散到广阔的区域。例如,在埃塞俄比亚,蝗群分散在索马里地区–该区域面积辽阔,需要具备地面和空中监测能力。地面监测是不够的。因此我们租用了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进行远程作业。因此,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这些新地点很难到达,基础设施很少,且地面人员有限。

COVID-19影响下,如何抗击蝗虫?

这是另一个挑战。例如,训练蝗虫观察员现在更难了。必须保持社交距离,不能同时培训太多人,因此必须缩小班级规模,增加小组会议频率。但是,我们还是设法培训了1 000多人。

幸运的是,政府已经宣布COVID-19为国家优先事项,这意味着我们的地面小组可以运作。但是,以肯尼亚的封城令为例,地面小组的工作时间缩短了。

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沙漠蝗虫防治行动?典型的一天会做些什么?

我们的力量目前集中在肯尼亚北部的图尔卡纳郡,那里发现了最新的蝗群。通常,小组组员在早上五点起床。六点,他们与直升机和飞机驾驶员一起简单介绍情况并用早餐,六点半,他们到达停机坪。

第一步是核实前一天地面监测人员发现并做全球定位系统标记的位置。这些工作人员还会与附近居民联系,告知他们防治活动,并指示其保护自己或动物的安全。还会在地图上标出”禁止通行”的地点,如住宅、村庄、水体等,从而加以避免。晚上,蝗虫开始栖息或聚集,所以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派直升机去核实沙漠蝗虫是否还在那些地方。如果蝗虫还在那里,我们就呼叫喷雾机(装载农药待命)瞄准那些地点,遵守禁区规则,并再次通知社区。

同时,我们让另一架飞机继续巡逻,低空飞行三四个小时寻找新蝗群。所有的飞行员都受过训练,知道如何识别栖息在树顶的蝗虫。发现目标后,我们获取全球定位系统的位置,然后与直升机驾驶员通话,直升机驾驶员对蝗虫及其发展阶段进行地面验证。这是地面人员和空中人员的协同行动,结合了监测、核实和防治。期间涉及很多沟通。所有数据都通过eLocust3应用程序获取,以便反馈给粮农组织总部,并告知我们监测、预测和应对全球蝗虫活动的能力。来自所有受影响国家的数据流对我们的协调和应对至关重要。

那将是小组典型的一天。他们在五点钟醒来,中午左右返回。在蝗虫开始飞行和气温过高之前,我们有大约四小时的时间窗口可以在早晨喷洒农药。

下午,团队会去和社区交流,因为交流非常重要。

我们的团队成员与农民和牧民见面,讨论蝗虫对高粱地或牧场的潜在危害。对于地面人员来说,这是漫长的一天。

沙漠蝗虫对粮食安全和农业生计有什么影响?

粮农组织和合作伙伴得以防止2月份出现的第一代蝗虫对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农作物造成重大损害。主要由于防治行动,”面包篮”地区的高潜力作物得以幸免。但是,我们看到在蝗虫已经找到良好繁殖场所的地区,农牧民和牧民的生计遭到损害。这一点非常清楚。

我们仍在评估损失,但我们注意到在沙漠蝗虫出现的地区牲畜膘情极差。这表明,在这个季节,这些地区的放牧是有限的,而且说明,尽管雨量充沛,但在受沙漠蝗虫影响的地区,牧场并不多见。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因为我们正进入旱季。通常我们只会在旱季看到牲畜膘情不佳。现在我们甚至在雨季中期也能看到,这真的很不正常。

在肯尼亚北部的图尔卡纳郡,我们最近看到高粱作物减产15%到20%。此外,还应记住,自2016年以来,我们经历了一系列干旱。这些社区面临的多重威胁是一个重大关切,也是该区域严重粮食不安全的根源。

我们预测,从6月到12月,仅由于沙漠蝗虫,该地区就会有更多的人处于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态。如果再加上一个额外因素(比如COVID-19)以及在粮食危机爆发前已经存在的粮食不安全人群,该区域的形势相当严峻。

来源:农粮组织 FAO

技术提供:China PR 全球新闻稿发布服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