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防治行动覆盖数百万公顷土地,但东非仍面临威胁

联合国粮农组织沙漠蝗灾预报专家Keith Cressman称天气与生物因素是关键

20201029日,罗马与联合国粮农组织沙漠蝗灾高级预报官员Keith Cressman 的问答

为什么我们看到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岛的沙漠蝗卷土重来?

根据我们之前的预测,气候条件正在推动目前新一轮的蝗虫活动。在许多地区,雨季来的更早,导致蝗虫繁殖比以往提前;还有一些地方降雨稳定而持续,引发蝗虫繁殖规模扩大。在也门,有大片人类难以进入的荒地,已经成了蝗虫的繁殖地–遍布这种有害生物。

我们早就预料到,风向的季节性变化结合雨季的到来将导致蝗虫活动的回升。考虑到自1月份以来该地区蝗虫数量众多,我们也预测到这一次的蝗虫反扑将呈现较大的规模。所以,尽管大规模的防治行动已经极大程度地改善了灾情,这一地区的虫群依然颇具规模–尤其是在偏远、人迹罕至的地区,因为无法在此采取有效的监控和防治行动。

过早到来的雨季仍在持续,带来了新一轮的繁殖周期。新的蝗群正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也门形成。另外,在厄立特里亚、苏丹和沙特阿拉伯发现的蝗蝻带也有可能形成新的蝗群。在非洲之角北部,南风渐起,人们担忧今年年底蝗群将再一次入侵肯尼亚。

这是否意味着对新一轮蝗灾的防治行动失败了?

恰恰相反,一场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得以避免。联合国粮农组织统筹安排国际援助力量,自今年1月以来,对十个国家超过110万公顷受蝗虫侵袭的土地进行了监测和防治。如果把东非和也门之外的蝗虫防治行动也算进来,那么今年防治行动涵盖的土地面积已达230万公顷。

在深陷严重粮食不安全与贫困挑战的国家,这些行动挽救了230万吨谷物收成–足够1500万人一年的口粮。同时,我们的努力也减缓了灾情对约110万户牧民家庭的影响。

不要忘记,上一次防治大规模沙漠蝗灾的行动在非洲萨赫勒地区持续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从2003年到2005年。可见我们实在不能小觑这一挑战的规模和应对挑战所需要的时间。

萨赫勒地区在今年早些时候再次受到蝗虫入侵的威胁。那里现在的局势如何?亚洲西南部的情况怎么样?

这两个地区都有了很大的改善。亚洲西南部在今年早些时候的确面临着严重的蝗灾威胁。但是由于印度、伊朗和巴基斯坦进行了大规模的蝗虫防治行动,这一地区的蝗灾已经被扑灭。肯尼亚此次经历了七十年一遇的严峻灾情,但是目前已经基本把蝗虫遏制在北方一个县内。萨赫勒地区和西非目前已经避免了蝗灾威胁,对于这个还面临着其他粮食安全威胁因素的地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但即便是东非仍处于蝗灾威胁中的地区,相关国家现在也比十个月前拥有了更完善的能力来应对、遏制蝗虫的侵袭。国家层面的能力获得了大幅提升。整个地区都采购、部署了防治所需的杀虫剂。同时,这些国家也部署了飞行器和地面交通工具进行监控和防治,目前已投入运营。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在帮助他们进一步增加飞行器和车辆数量,提前为冬季的雨季做准备。

我们认为,能力建设是一项重要成就,因为我们的目标不仅仅停留在扩大防治行动的层面,联合国粮农组织一直都非常重视发展这些政府应对蝗虫的能力。以前,这些国家缺乏、甚至完全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但现在,他们有能力面对如此罕见的大规模蝗灾。

目前需要怎么做才能遏制新一轮蝗虫活动?

面对这一种害虫,坚持最为关键。蝗虫在这一地区长期存在,当各项条件合适时便会暴发。在适宜的条件下,沙漠蝗可以像野火燎原一样迅速繁殖,每三个月为一个繁殖周期,每个周期数量增长20倍。我们的目标是压制和遏制,让蝗群消失,蝗虫回到分散状态,在其生命周期内不再构成威胁。

各国政府在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支持下采取的计划和行动仍然很扎实:监测、确定目标、坚持防治–并且保证行动的规模。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打败蝗虫,必须坚持长期防治。这需要时间。

除了空中防治行动,各国政府还应维持、加强地面监控和防治力度,并在eLocust3系统进行报告。eLocust3是一套创新的工具,可以记录并实时通过卫星把数据传送给联合国粮农组织和各国的蝗虫防治中心。

来源:农粮组织 FAO

技术提供:China PR 全球新闻稿发布服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